援鄂归来的周国红护士:4个月抗癌每天都会哭,依然决定器官捐献

文/黑龙江省双城市    2020-08-22 16:21:41 806

原标题:援鄂归来的周国红护士:4个月抗癌每天都会哭,依然决定器官捐献

周国红(受访者供图)

来源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作者 |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

编辑 | 郜冰蕙

安徽省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周国红,4月26日被确诊为甲状腺癌时在医院崩溃大哭被网友拍到,是她第二次走进公众的视野;而最近,周国红又做了一个决定,“申请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

现在的周国红还像以前一样很健谈、很乐观,唯一不同的是,因为手术的关系,她的嗓子有一些沙哑。“其实支援武汉的这段经历让我活的更通透了。”周国红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4个月抗癌,几乎每天都会哭

“一个非常乐观的人。”这是多数认识周国红的人对她说过最多的评价,周国红却告诉记者,“我只不喜欢把自己的坏情绪传递给周围的人。”

“4个月的抗癌路其实挺难的,有时候疼的会撞墙,基本上天天都会哭,也经常崩溃。”周国红说,“我现在右边的手抖的厉害,眼睛看东西也有一些重影,做家务也变慢很多,现在不行了,得服软。”

武汉的患者寄给周国红的礼物(受访者供图)

在武汉期间,她两次晕倒,当时做完初步检查后,医生便提示她回家尽快复查,3月27日,周国红结束援鄂任务,回家隔离。“我刚刚从武汉回来的时候,人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每天在隔离点就约朋友打球。”周国红回忆道,当时总觉得不会多严重,也没有跟太多人说,包括她的家人,但是结束隔离后,周国红便一个人找了自己的同学去做检查。

“去了几家医院,每一个同学给我做完检查,都提示我情况不好,赶紧住院等等,我就跟他们说,不可能,没事。”周国红告诉记者,其实那个时候,自己心里也有数了,说那些话只是想减缓同学们对她的担心,然后她用了10多天的时间去了她想去的地方,吃了她想吃的美食,她一个人的抗癌之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记者第一次联系到周国红时是5月4日,正在等待第一次手术的周国红虽然身体非常虚弱,但依然非常乐观的跟记者讲述她当时的病情,“我现在手术方案出来了,正在等待手术,身体的一些部位还有一些疼痛,喘息困难、浑身出汗。刚开始那两天确实有一些崩溃,现在好多了。”

 5月8日,她进行了颈淋巴清扫和甲状腺切除手术,手术前,她在自己手臂上写下,“战胜病魔,积极活着,回报社会,感恩大家。”

“因为是头颈部手术,怕手术结束说不出来话,所以特地写在胳膊上感谢大家。”周国红说。手术结束后,周国红开始了化疗之路,除了一些之前留下的工作之外,她停下了所有的工作。

“现在情绪也是时好时坏,有的时候很坦然,很平静,但有时候也会绝望。”周国红告诉记者,“虽然甲状腺癌是个懒癌,但是多处已经出现转移,现在在等待下一步的治疗方案,也准备参加临床试验,总之就是尽力找到最好的治疗方案。”

“捐献器官是在武汉时就有的想法”

“出发武汉前我就已经跟老公交代好后事了,我跟老公说,假如我牺牲了,你一定要把女儿带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周国红总是想到事情最坏的结果,她说,“那个时候就开始考虑了自己的生死问题。”

在武汉的这段时间,周国红说,“其实我想了很多,我也害怕自己被感染,一直想自己被感染去世了怎么办?所以当时就想过把自己的遗体和器官捐献出去。”

再一次让周国红坚定了这一想法的是她手术后的第二天,“我当天就我把自己的尿管拔了,因为我想要下床,拔了之后我拖着都是血的引流瓶在医院的走廊里来回溜达。”周国红回忆,“就在那天,我突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我觉得假设生命是有期限的也很好,我可以在我有限的期限内,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武汉的经历也让我整个人变得通透很多,捐献遗体和器官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当时我们队里有好几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周国红告诉记者,在武汉见到的人和事都让她们对生命有了新的看法,经历过武汉的疫情后,大家更多开始关注现实的生活,如果去世之后,还是想做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

“如果说我的人生一定要经历这场浩劫,那我就活得更通透更自然一点。”周国红说,7月份,因为我的体检结果一次不如一次,我捐献遗体和器官的想法就更加强烈了,我当时就找了相关的工作人员,但是由于时间关系,那边一直没有帮我办好,我从朋友那里知道可以自己在网上申请,就立马申请了。

周国红说,“其实这个没有什么值得去说的,因为帮助别人和被别人帮助都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所以我做这件事情是快乐的。”

“遗嘱已立好,但我一定可以把女儿送到大学”

说到牵挂,周国红绕不开的就是自己刚刚读初二的女儿,“我今天刚刚崩溃大哭了一次,因为我女儿的老师给我发来了她今天的考试成绩,很不好。”说到这里时,周国红特意压低了声音,因为女儿还在屋里写作业,她不想告诉女儿,自己又因为她的成绩着急了。

“现在我会刻意的教女儿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我女儿之前不会坐公交车,我就有意识的让她独立去坐公交。”周国红告诉记者,“我还要赶快教他一些生活技能,比如怎么泡方便面,怎么洗衣服等等。”

周国红告诉记者,最近女儿成长了很多,也懂事了很多。得知妈妈生病后,女儿似乎也成那个被照顾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会照顾妈妈的大姑娘。“我晚上身体难受,在地上打滚的时候,都是我女儿给我盖被子。”

“我还在等待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如果需要再次进行手术我也会积极的治疗”,周国红告诉记者。早上送女儿去上补习班,然后去菜市场买菜,买好之后坐在车里看看书等女儿下课,下午继续接送女儿....这就是周国红往返医院接受化疗之外的生活,她努力的想把这些空闲的时间填满。

周国红说,“其实我遗嘱都立好了,好多事情都可以放下了。但唯独女儿,我是真的放不下。她将来哪天生病了,我能照顾她喂她吃一片药,我也觉得我这个妈妈合格了。我跟女儿说,妈妈一定会陪你到你考上大学”。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s://m.sojk.net/hufayf/2501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非常健康网砭石的副作用编辑发布,所有权归非常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非常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