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进口救命药,有望降半价

2019-12-22 00:07:32    文/匿名 904

摘要:本文是来自匿名的网友投稿,由 艾莉森汉尼根 编辑发布关于五种进口救命药,有望降半价的内容介绍

  受访专家:

  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 支修益

  中国社科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主任 张永建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 于芝颖

  3月8日,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答记者问中,针对一些专利药、进口药价格太贵,老百姓用不起的现状说道,卫计委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以5种药为试点,启动了国家谈判,目前谈判效果比较理想,这几种药降幅可能在50%以上。李斌一席话,对患者绝对像支强心剂,让很多身陷绝境的重症患者看到了生的希望。

  五种药或降价50%

  据了解,本次国家出面谈判的药品主要是抗癌药与乙肝治疗药物。这几种药治疗效果都很好,但价格奇高,普通家庭难以承受。具体如下:

  来那度胺。它是治疗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的必需药物,目前该药只能进口。据统计,我国多发性骨髓瘤发病率约为十万分之二,已成为血液系统第2位的常见恶性肿瘤。来那度胺国内销售价格为5.9万元(25毫克×21粒/盒)、4.6万元(10毫克×21粒/盒),患者年均药物治疗费用达60万~70万元。

  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于芝颖介绍说,这三种药物均为治疗肺癌的药物,是用于晚期或出现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药。一般情况下,吉非替尼的价格为4695元左右(0.25克×10粒/盒),月均费用约为1.4万元;厄洛替尼的价格为4600元左右(150毫克×7片/盒),月均治疗费用约为2.0万;埃克替尼的价格约为2000元~3080元(100毫克×21粒/盒),月均治疗费用约为0.9万~1.3万元不等。根据《2015年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仍然高居榜首,而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患者的85%左右,大多数患者就诊时已属晚期,失去了手术的机会,因此,这三种药物就好比“明星药”,成了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主要药物。

  替诺福韦酯。这是治疗乙肝的特效药。据统计,我国约有2000万乙肝患者,且多数为贫困人群。于芝颖介绍,目前治疗乙肝的药物有贺普丁与阿德福韦酯,但这两种药长期使用可能存在耐药风险,而替诺福韦酯目前尚未出现耐药,并且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也相对较低。这个药在国内销售价格为1000多元(300mg×30片/瓶),据此计算,患者的年均费用至少约为1.2万元。

  于芝颖说,某些罕见病的治疗手段也应该考虑到纳入后续谈判中。如法布雷病,这是由于患者体内先天缺乏一种酶,使某些代谢产物在体内广泛蓄积,导致四肢剧烈疼痛,并对心、脑、肾等各器官产生严重损害造成的病,但国内目前没有引进相关的治疗手段。

  有药用不起更让人绝望

  一面是高昂的药价,一面是大量等它们救命的患者,如果没有国家谈判,这部分人很可能失去救治机会。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长期从事肺癌防治工作,他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在我30多年的临床工作中,看到了不少因为没有有效治疗药物而逝去的生命,但更多的是因为有特效药、却又用不起药而放弃治疗的病人。”对于很多癌症患者来说,一些高效的进口药本可以给他们带去希望和新生,但残忍的是,高昂的药价却往往使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放弃治疗;即使是一些有经济基础的患者,昂贵的用药成本也能很快让一个小康家庭花光所有积蓄。这些年,老百姓“因病返贫”的现象非常普遍。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药物消费市场,年均药物消费额约700亿美元。其中,不乏价格昂贵的进口药。

  支修益表示,我国每年拥有癌症患者约为420多万例,其中新发病例约80万,晚期肺癌患者的平均存活时间不到一年。目前很多高效的进口抗癌药,效果确实非常好,可使癌症患者的寿命大大延长,让“癌症变成慢性病”成为可能。但关键问题是,很多老百姓却用不起这样的“救命药”。因此,从这个层面看,启动药价谈判意义重大:不仅可以降低患者的用药成本,还能使更多人有用上这些药的机会。

  研发成本、隐形成本抬高药价

  进口药为何在我国变成“天价”?中国社科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主任张永建表示,“原因是多方面”。一般情况下,研发一种新药平均需要十年的时间,花费大约十亿美元,这在业内被称为“双十”现象。这是进口药贵的根本原因。其次,创新、持续研发、药品迭代是药企参与竞争、树立品牌的生命线,没有雄厚资金支持,这些根本无从谈起,企业也会因此丧失竞争力。再次,进口药和专利药都有一定年限的专利保护期,制度初衷是为了帮助药企收回成本以支撑后续研发,但专利期一过,仿制药就会层出不穷,这些药将会面临断崖式的“缩水”。因此,只能通过专利保护期内的高额收入来弥补竞争带来的“利润分食”。

  此外,“隐性”成本也在一定程度上催高了药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按照我国《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进口药品需要在我国重新完成三期临床试验后方可入市,但药品从开始申请到最终被患者用上平均需要 5 年左右的时间,而在多数国家并没有这种审批规定。这就导致很多患者迟迟用不上药,有人铤而走险去别的国家代购。另一方面,国内进口药品到达医院之前要经过至少三层经销商“剥削”,每一层平均溢价 5%~7%,而国外是直接由药品采购部门向厂商采购,省去了流通环节的高额费用。此外,数据显示,我国的药品增值税率为 17%,欧洲各国平均为 8.8%,而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为 0。

  《生命时报》近日联系到了此次降价的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和罗氏制药,但相关负责人表示,最终谈判结果还未出来,不便透露过多信息,但他们会全力配合此次“降价”谈判工作。随后,记者又联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进行求证,但对方以“价格不归他们管”和“不参与此次谈判”的理由拒绝了采访。记者又致电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相关负责人,对方称谈判结果出来后会及时公布,但其他问题目前暂时不方便透露。

  海外代购风险大

  目前,我国上市的进口药约200余种,这些药在大部分三甲医院都可以买到,但不少人表示,有些在国内买不到的药,会靠代购解决。

  支修益表示,药物不是普通的商品,需要特殊的管理,境外代购的风险难以管控,而且属于违法行为,必须严厉打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调查数据显示,网上代购的境外抗癌药约75%是假药。在张永建看来,境外代购的药品存在巨大风险。首先,代购药最大的问题在于,购药者和售药者间的信息不对称,无法确定来源的真实性,买到假药的可能性非常大。其次,这些药都是处方药,应由专业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开出,擅自购买会存在两个严重问题:一是购药者无法准确判断这种药是否适合自己;二是安全性难以保证。再次,代购必然会经历流通过程才能送到患者手上,由于生物药品的特殊性,对流通过程有严格的要求,比如湿度、温度等,万一达不到就有可能导致药物质量下降,甚至失效。因此,张永建提醒,老百姓购药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尽量去正规医院购买。

  救命药降价需多方努力

  “谈判结果如何,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面对天价的进口药,政府及相关部门有责任做更多的有益尝试。”张永建表示,接下来政府应将更多疗效好、但价格昂贵的药品拉入谈判中,并将其纳入医保目录,减轻患者负担。张永建也强调,如果完全依靠谈判降低药价可能还远远不够,因为有些药降价后,患者还是买不起。比如,使用来那度胺治疗的患者即使降价50%,年均药物费仍达30万~35万元。所以,引入社会力量,发展慈善组织和基金会帮助缓解患者的费用压力,也是一种值得推广的方法。同时,对于一些治疗效果较好且已过专利保护期的药品,国家应加快仿制药的生产,惠及更多患者。

  此外,支修益还表示,国家必须大力提高自主研发高效药物的能力和水平,通过发展国产化和廉价化的市场竞争主体,打破进口药的垄断态势,不被国外药企牵着鼻子走,才能让居高不下的药品价格真正降下来,让更多患者买得起药。▲

本文网址:https://m.sojk.net/shenghuobj/773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非常健康网艾莉森汉尼根编辑发布,所有权归非常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非常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