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新发传染病78%祸起野生动物,全国人大部署修法

2020-02-20 07:56:21    文/安徽省蚌埠市 665

摘要:本文是来自安徽省蚌埠市的网友投稿,由 打卤囊 编辑发布关于新冠肺炎|新发传染病78%祸起野生动物,全国人大部署修法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新冠肺炎 | 新发传染病78%祸起野生动物,全国人大部署修法

文 / 健康时报记者 范洪岩

2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主任王瑞贺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经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工作,并加快动物防疫法等法律的修改进程。

野生动物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充当了什么角色?野生动物保护法需要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完善?

新发传染病78%与野生动物有关

“当今人类新发传染病78%与野生动物有关,是来源于野生动物。”2月9日湖北省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强调:“野生动物应该待在野外,要尽量少养野生动物,更不能吃野生动物。”

“如果严格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武汉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可能就不会发生。”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吴诗宝教授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指出,现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依法取得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核发的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猎捕者应当按照特许猎捕证、狩猎证规定的种类、数量、地点、工具、方法和期限进行猎捕。出售、利用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提供狩猎、进出口等合法来源证明,还应当依法附有检疫证明。 “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交易有没有得到野生动物主管部门当地林业局的许可?如果得到许可,它的种类、数量及来源有没有登记证明,如果都没有,为什么可以出现在市场上交易?”

“2003年SARS疫情过后,野生动物主管部门采取了一些改进措施,但力度显然不够,这也是新冠疫情再次爆发的一个原因。”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顾问孙全辉博士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也强调,病毒的传播没有合法贸易和非法交易之分,只要允许野生动物养殖活动,捕捉、运输、利用过程中人跟野生动物就必须密切接触,就会给原本依附在野生动物上的病毒创造跨界传播的机会,给公共安全带来巨大隐患。

彻底禁止野生动物贸易是当务之急

“禁食野生动物的规定主要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鉴于大量新发人畜共患病都来自动物,特别是野生动物,禁食野生动物的规定无疑具有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孙全辉博士认为,人畜共患病防控和公共卫生安全可能会成为这次法律修订的热点问题,禁食野生动物、是否全面禁止野生动物的养殖经营利用,都是此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可能涉及的内容。

过去30年来,野生动物养殖经营利用,使野生动物保护的难度不断增加。“驯养繁殖”、“开发利用”曾作为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初方针,而大量非法来源和非法养殖的野生动物也打着“合理利用”的幌子,从这条渠道流向市场,使野生动物保护偏离了正常轨道,大大增加了执法和监管的难度。此外,养殖野生动物难度大、成本高,而从野外直接获取野生动物却更便利,于是一些不法分子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以生产养殖的名义收购和贩卖野生动物。

“把野生动物永远留在野外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与野生动物保持安全距离,对人类其实也是一种保护。”孙全辉博士向健康时报记者强调,野生动物产业是为了盈利,这跟代表公共利益的保护是相悖的。利用野生动物势必会让野生动物和人频繁接触,加速病毒向人类的扩散和传播。从这个角度来说,禁食野生动物、严格限制野生动物养殖经营,减少跟野生动物的密切接触,这个是当务之急。

《野生动物保护法》应保护所有野生动物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而大量非濒危的野生动物则不在保护管理范围,包括绝大多数的蝙蝠、鼠类、鸦类等传播疫病高风险物种。

对这些传播疫病高风险物种的猎捕、人工饲养、利用的行为,不能依《野生动物保护法》进行管控,这成为传播、扩散疫病的一大隐患。

“《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应该禁止食用来自自然界的野生动物、加强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管理。”吴诗宝教授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对野生动物的观赏、药用、贸易、经营利用,都要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并且加大对非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完善执法和监督。

此外,吴诗宝教授还指出,《野生动物保护法》应该保护的是所有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是为了保护生态平衡,维护生态安全,保障人类的生产、生活和健康。任何一种野生动物甚至老鼠在生态系统中都是重要的,不能强调有害有益。我们要对“保护”赋予更多的内涵。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强调对野生动物进行分类保护管理,容易对执法者和公众造成这样的误区:只有重点保护动物和三有动物才需要保护,其他都不需要保护。恰恰是这种选择性的保护,才造成了重点保护动物的产生。如果不好好保护野生动物,现在所有的普通野生动物以后都可能变成重点保护动物。

“建议借这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之机,取消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和三有动物的提法,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SSC)提出的动物受胁程度等级替代之。”吴诗宝教授提出,依据物种受到威胁的程度,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物种濒危等级分为灭绝、野生灭绝、极危、濒危、易危、低危、无危。“熊猫以前是濒危,经过我们国家这些年投入大量精力保护,保护成效十分显著,在2016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降级到易危,却现在还是一级保护动物;而穿山甲早在2014年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定为极度濒危,在我们国家却还只是二级保护动物。保护努力应根据这个物种的受胁等级制订。这也是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时要考虑的地方。”

“保护野生动物,尊重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吴诗宝教授说,野生动物在自然界生活的好好的,我们不要去干扰它、打扰它,让它好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s://m.sojk.net/yangyanms/1378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非常健康网打卤囊编辑发布,所有权归非常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非常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热点